目前日期文章:20160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媽媽,每天在家人、孩子、工作間像個陀螺團團轉個不停,只有媽媽自己知道,無論多忙多累,心裡總是有個小本子,記錄著孩子的每件小事。

每走過一個里程碑,媽媽的心情總是五味雜陳的。

還記得戒掉夜奶的第一夜、正式斷奶的那一天,自己扶著牆站起來、肥嘟嘟的小腿下地走的那一刻....

很快地,產台上從護士手中接過來的,那個紅通通又有點發紫的小奶娃就會跑、會跳了,接著,我們一路走到了校門口。

還記得那隻溫熱的小手緊緊牽住媽媽的手,無論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裡,是散發著興奮的光芒,還是掛著依戀的淚珠,鬆開孩子的手,看她們轉身離去的那一剎那,心還是忍不住地碎了一地。

「當我還是娃娃,我的心裡只有媽媽,

   當我漸漸長大,我的心裡除了媽媽,還有星星、月亮,和花 」

二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近幾年坊間崇尚外國教養的文章和書籍如雨後春筍般湧現,美國、德國、澳洲、瑞典、芬蘭⋯⋯等不勝枚舉。可見得台灣人足跡遍佈世界各地,而且始終保持著懂得肯定他人優點的美德。

 

然而,隨著這些投來的豔羨眼光,和各式各樣紛渺雜沓的疑問,我越聽,是越心虛。

 

孩子是人,父母也是人,凡是人,就沒有十全十美的。同樣的,國家的組成是人,政府的組成也是人;訂定制度的是人,執行政策的也是人;既然沒有十全十美的人,又哪裡有無懈可擊的體制呢?

 

我自己沒有養育過很多孩子,也不是專門研究教養議題的專家,我沒有足夠的樣本數去推論在眾多的教養方式和政府政策中究竟誰勝出。即便有,也只是比例上的個案,無法套用在每個孩子、每個家庭上,因為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無法概括而論。

, , ,

二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發表於未來Family)
(站在後面緊張啃著手的是安妮的老師)
 
女兒四歲時開始要求學芭蕾,當時因為先生工作安排的關係,我們舉家回到台灣,很幸運的在住家附近便有一間名聲不錯的舞蹈班,從此女兒每個星期最期待跳舞課那天,幼稚園下課後直奔舞蹈班!

整班小小朋友蹦蹦跳跳,上課總是很熱鬧!儘管如此,年輕的老師卻很有熱枕、很認真,也因此,女兒的基礎的確紮得很踏實。回到澳洲之後,無論到哪家舞蹈班,老師們對小小年紀又初學不到一年的女兒能有這樣的基礎,都是歎為觀止又讚譽有加!

  

開始上課不久,便碰上了年終成果發表會,一班小蘿蔔頭跟著老師有模有樣的排練起來。

發表會的時間漸漸逼近,孩子們依然懵懵懂懂地跟往常一樣把上課當遊戲,但是身為家長已經可以清楚感受到老師所承受的壓力。好幾次,不受控制的孩子們讓老師不得不板起臉孔對他們生氣。


二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