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7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發表於未來Family

澳洲的小學學制是一學年4個terms, 每個term平均10個星期,除了年底跨聖誕節和新年有約1個半月的長假算是暑假外(正值南半球夏季),term 與term 之間各有2個星期的school holiday。

澳洲小學的假期是沒有功課的,不是說了嗎?「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當然要認真休息,還做什麼功課?

某一年暑假我們因為要回台灣,提早兩個星期離開學校,我專程到班上跟老師請假,很不好意思我們要缺課這麼多,請問老師有沒有作業什麼的我們可以帶著做,老師非常驚訝地望著我和安妮:「 Why? Why would I want to ruin your holiday? (為什麼?我尬麻要毀了你的假期?)」

澳洲人非常重視個人生活,放假的時候盡可能不處理公事。

常常一封 email寫過去,得到的是收信人信箱的自動回覆,上面寫著:「我正在放假,從x月x日到o月o日,等我回來會儘快與您聯絡。」若是有職務代理人則會放上 代理人的聯絡資訊。澳洲人認為放假是辛苦工作應得的rewards, 是犒賞自己、好好休息和充電的時候,心裡不應該還牽掛著公事。

但是沒 有功課就表示孩子的腦子不動、生鏽了嗎?一點也不會!為了配合需要上班的父母,也讓孩子在假期中有機會接觸一些平常沒機會接觸或是沒時間參與的活動,坊間 有很多School Holiday Programs, 這些活動都跟學校課業無關,大多是運動,如網球、足球、游泳、跆拳道…等;或是藝術,如音樂、表演、演說、舞蹈…等,適應時代的變遷,也有科學、寫程式這 類的活動出現。這些亞洲家長認為對「考試」和「成績」沒有幫助的,其實無形中都在累積孩子的能力和競爭力。

 

就算只是最平常的日子,孩子在生活中其實也有無限學習!澳洲很重視孩子的生活技能,平時的學習和考試都會儘量和生活結合在一起,目的就是讓孩子不僅學科好,還要能夠應用在生活上,才不會科科一百分,卻是個生活白癡!

來舉一個澳洲小學生的考題做例子:

二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6-07-15文章刊登於:http://health.businessweekly.com.tw/AArticle.aspx?id=ARTL000066212)

 

全世界都一樣,無論給什麼人、什麼東西取名字,多少都講究點姓名學,因為名字取不好可是會禍害終生、罪連九族的。

而台灣醫療系統裡的「急診」這個名字,很顯然就取壞了!

 

急診,英文是Emergency Department, 美式英語簡稱ER, 英式英語簡稱ED。Emergency=危急情況、Department = 部門,合起來就是:危急狀況需要去的部門!(為什麼上起英文課來了?)

 

但是中文的「急」,不僅指「危急」,還有「緊急」、「著急」跟「我很急」;而「診」又太容易跟「門診」、「診所」、「求診」聯想在一起。因此,很多台灣民眾誤會了「急診」就是「我很急的時候去掛的門診」或是「家屬很急的時候就該去這裡求診」!(怎麼又上起中文課來了?)

 

人在急的時候的確沒有好心情、好臉色、好態度,連智商點數都會降低,但是你急、人家也急、大家都在急,到底誰比較急?誰說了算?總不能病人、家屬先在急診室外打一架做決定,於是有『檢傷分類』的步驟。由誰負責?當然是專業的醫護人員(給剛剛走進來正在大呼小叫的那位家屬負責,你服氣嗎?)。

文章標籤

二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發表於未來Family:https://gfamily.cwgv.com.tw/content/index/4440)

我們都處在新時代,也都期許自己做個新時代的父母,這幾年西方教養觀念東漸,許多育兒觀念也都不停在改變、在調整,「和孩子做朋友」一直是個很流行,偶爾也具爭議性的議題。

有人在東方長幼有序的觀念和與孩子勾肩搭背肩的交情間掙扎;有人既想保有父母的威嚴又想和孩子交心;有人想和孩子無話不談,又怕孩子百無禁忌。教養這件事呵,有時就是失之毫米差之千里,管束過緊變成約束,放鬆過頭又變放任。

今天不想分析和「孩子做朋友」這個觀念的利弊、也不來討論該如何「和孩子做朋友」,我純粹只想說說這些年在澳洲醫院工作時所見到的景況,至於我的感想是什麼?這份工作從單身做到孩子出生、長大,我到現在還沒有一個結論,或許各位可以陪我一起想一想。

 在台灣的醫院裡,「陪床親屬」幾乎是住院病人的必備品,不然至少也要有看護,如果都沒有,不但病人日常活動無人照顧,還會被旁人問長問短的。但是澳洲文化完全不同,病房的探訪時間規定的很嚴格,時間到了就晚安再見、明天請早。除了特殊情況(如:兒童病房、臨終病人等)不然絕對沒有親人留宿的規矩。病人和家屬覺得沒有必要,醫護人員也不樂見。病人一旦入院就是完全交給醫護人員了,有親人要求夜裡留下來,反而會讓人覺得是一種對醫護人員不信任的表現,照我的澳洲同事的說法:「很不自在、很奇怪!」

 這也是我當年剛開始在澳洲工作時感受到的文化衝擊之一。在台灣,護理人員工作量大,護病比超高,整個班忙得團團轉、疲於奔命,真的很難隨時照料到日常小事,沒有病人親屬協助真的很為難!澳洲護病比相對的低很多,可是每個病人的吃喝拉撒睡,從早上叫病人起床、餵飯、梳洗、上廁所、刷牙、翻身,到泡茶、倒水和晚上蓋棉被這種小事都由護理人員負責,所以一個班上下來也是筋疲力盡,且以勞力居多…。而且澳洲病人那一整個叫做大隻啊!對我這個身高號稱160公分, 體重不滿40公斤的紙片人來說實在是很、沈、重的負擔… 光是一條腿就壓死我了…(來人啊我的千斤頂呢?)常常要獨自完成這些勞力項目,真的很不習慣!

 在台灣的時候,每次踏進病房要替病人換尿片、擦身、如廁,旁邊陪伴的家屬一定一個箭步上前幫忙、甚至接手做,病人也偏好由家屬代勞,總覺得把這些很隱私的事情交給陌生人來做很尷尬。我自己也曾經身為陪床的親屬,深知有親人隨侍在旁不但能提供病人即時性的協助,對穩定病人的心情也有顯著的效果。

 但是澳洲人不一樣。

一方面,澳洲是個非常尊重專業的國家,他們尊重專業的文化反映在各行各業和日常生活上。因此無論是病人本身還是前來探訪的家屬,都相信這些事情護理人員最懂(They know the best!),所以當然是「閃開,讓專業的來」!也因為對專業的尊重和信任,病人不會覺得讓自己完全不認識的人觸碰自己的身體、協助最隱私的事情,是會不好意思或尷尬的。

二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發表于未來Family)

 

年輕的時候我很常被問到一個問題:妳從小經歷爸媽離婚,會不會讓妳對婚姻失去信心?

說也奇怪,問這個問題的通常是長輩。

我明白長輩們這麼問多是出於關心,但是本來不怕的都給他們問到覺得好像應該要怕才對。

當時因為年輕,年輕嘛,總覺得什麼事都難不倒,其實根本沒有想過這個問題,結果,年紀輕輕就走進婚姻了,不但如此,還為了婚姻遠走他鄉。

我不怕嗎?我怕死了啊!

當時我只是告訴自己,就算最後合不來真的離婚了,也還年輕,還有機會。存款簿裡的錢是足夠我自己買機票回家、重新開始的。(呵,年輕啊!)

 

文章標籤

二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遙想那年為愛跨過半個地球來到春夏秋冬都跟人家相反,連動物都跟人家不一樣的澳洲大陸,護理是我唯一的隨身技能,不在澳洲拿執照工作要尬麻?

 

先交代一下時空背景,當年(不准去查哪一年!)澳洲護理工作法規每個州不盡相同,跨州工作還得提出申請和審核,現在倒是一卡通了,一張執照可以走遍全澳洲!

 

因為澳洲的護士、護理師資格不是通過國家考試而來,而是國家(州)認可的護理科、系畢業之後就直接取得執照(外國學生需要再加考一次IELTS)。所以台灣人很會考試的這項特技在這裡就英雄無用武之地了!

 

雪梨地屬澳洲的新南威爾斯州(New South Wales, NSW),當時從台灣護理師轉職澳洲護理師有兩條途徑(現在還是差不多,只是法條嚴格了、規定變多了,相對的難度也增加了!):

一、直接向Nursing and midwifery board of Australia (NMBA)申請現在則是由與其他醫療專業一起合併的AHPRA, Australian Health Practitioner Regulation Agency (https://www.ahpra.gov.au/) 負責。

文章標籤

二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