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706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之前虎媽教育喧騰一時,美國一個社會實驗的節目於是有意測驗路人親身經歷虎媽教育小孩時會有什麼反應。實驗設定由一位亞洲面孔,英語聽起來顯然至少是移民第二代(second generation)的母親帶著約10歲的小女孩在餐廳和咖啡店做功課。過程中虎媽用很嚴厲的語氣和不好聽的話責備女兒的成績不夠理想,諸如不上進、沒出息、笨啊、懶啊之類的字眼。別桌的客人有的趁母親起身離位時偷偷把小女孩叫去安慰,對她說些鼓勵的話;有的則是直接出聲向那位虎媽演員表達抗議。

我在網路上看這些影片時壓根兒沒想到有一天竟會真實上演,而且由我本人領銜主演(還領銜主演哩)。

演誰?當然是演那位被路人嗆聲的虎媽。

丟臉?

要說丟臉也是有的。但是我覺得這不失為一場對我、對孩子,都是非常寶貴且難得的學習經驗,所以我願意不怕丟臉地和大家分享(但是我要背對鏡頭坐在黑暗中,而且導播請記得幫我變音。)

故事是這樣的(凡演出必前情提要)…

那個週末,安妮接連有兩場跳舞比賽。對我這個在亞洲教育裡成長、個性又好強的媽來說,「比賽」是件重大的事,是要非常認真迎戰的,說穿了,去比賽就是去贏的,「志在參加不在得獎」只是用來安慰人的話而已!

沒錯,大誤!! (自己掌嘴)

長大了的我,已經學會不再好強,學會把眼光放遠、不執著於眼前的輸贏。尤其面對的是從小受西方教育和文化熏陶的孩子,我知道我該用不同的態度。我心裡也明白,這不過還只是孩子小小人生的第二場和第三場比賽,真的只是表演路上的暖身操而已。然而,潛伏在我內心深處面對比賽時的那種焦慮,卻是比我所以為的還要根深蒂固、揮之不去,我以為我已經克服了的,竟然在成為母親之後伺機反撲到我的孩子身上。

比賽前的週四安妮上一對一跳舞課時,情況非常的糟。(後來我才聽說連澳洲人老師都有點動了氣,安妮也是眼眶含淚,雙方都覺得很挫折。)下課後老師對來接安妮的我說,安妮的狀況很不好,這是她教安妮以來第一次覺得擔心。安妮星期六的比賽是在下午,老師要求她在上午再多加一堂課作為補強。

二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說我有愛心也好,我是覺得自己根本不知死活,討皮痛。

如果你有孩子,大概就是那種孩子好不容易國高中了又不小心生了個「多生」或「罔市」的感覺。(我的小妹,小名就叫劉多生,你問我她有多多生?她現在高一,知道她有多多生了吧~)(好啦好啦,小妹,我們都愛妳妳最可愛了!)

 

說哪去了?.....

對啦對啦我很有愛心。我們抱著孩子都比較大了,可以幫忙了,差不多是時候再養一隻導盲犬寶寶的(錯誤)想法,又去協會報名了...

因為有一段時間沒有狗寶寶出生,這次我們等了有超過半年,接到協會通知,決定兩個孩子都請假一天,一起去迎接狗寶寶!

這次要讓孩子全程參與,有負責任的感覺(催眠自己吧我)

來了5個家庭,除了我們,其他四組都是第一次加入導盲犬寶寶的計劃,安妮很認真的做筆記,一哥我不知道他在尬麻,他有點小感冒,戴著口罩坐在旁邊

 

, , , , , ,

二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所以,本該像這樣去工作的若曦小姐,這下真的成狗爾泰・若曦格格了....

原本在孩子唏哩嘩啦的哭聲中,我們答應等把後院整理好,整理得更適合小狗摧殘,就再來養一隻導盲犬寶寶....

這下好了,導盲犬寶寶還沒來,不導盲犬大寶寶回來了。

經過家裡大人們的商量,當初養若曦,除了做公益,多少也抱著「在養寵物狗之前先試試看養狗到底是什麼情況」的心情(前情提要請參考【半途而廢的導盲犬漏洗:Rosie身世揭謎】)經過了一年半,如果大人小孩都覺得我們可以應付得來「養狗」這件大事,真的打算未來養一隻寵物狗,那麼與其去寵物店挑一隻狗,不知道他的身家底細、健康狀況、個性脾氣,萬一養到一隻瘋狗也是加衰的......(喂,沒愛心)

既然若曦我們從小養到大,全身健康檢查也都做過了頭好壯壯,疫苗、結紮協會都完成了,個性溫馴到沒話說...

可以把她這樣....

這樣.....

, , , , ,

二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同文章發表於未來Family)

不久前和孩子一起看了電影 「海洋奇緣 Moana」,片中的一個小細節,勾起了我的興味。

整個故事的人物和情節很單純,大部份的時候,主角Moana獨挑大樑,經常可以看見她對自己信心喊話或唱歌。仔細想想曾經看過的英語電影和影集,其實常有劇中人物自言自語的片段。從前,我以為是拍攝手法,進入澳洲生活後才發現,原來他們還真的很喜歡把內心戲直接演出來耶!

常常跟同樣來自亞洲文化的朋友聊起這件事,就發現大家都有一樣的感覺,就是:這些說英文的人怎麼這麼多戲、這麼搞為(多話)啊!

有時是把正在做的動作像體育播報員一樣不停直播,像:「那我現在把這個東西拿起來拿到這邊放著,哎喲,掉了,讓我把它撿起來…。」

不然就是自己做自己的心靈導師:「可以的,我可以做到的。不要怕,沒事的,就是這樣,慢慢來,很好,你做得很好…」

我站在旁邊常常都在想: 啊你還好吧,需要我答話嗎?

開始工作後,我發現我的第一個功課,竟然是學習各式各樣的「鼓勵單字/詞」:「Fantastic! Fabulous! Well done! Good job! Way to go! Good man! Lovely! Marvelous! Beautiful!」…以上省略100句。

有了孩子、孩子開始交朋友後,我開始有大量的機會(必須)和其他的孩子接觸和互動,這些字彙+語詞庫便要又再更擴大、延伸,而且要具體、要貼近他們的心去安慰或鼓勵。

突然有一天,我發現,這些孩子,也開始跟自己對話了!尤其是在碰到困難、緊張、不知所措,或是傷心難過的時候,而對話的內容,正是平時身邊的大人總是對他們說的話!

, , , ,

二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