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707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說起「性教育」,父母多半要倒吸一口氣,第一個念頭通常是:「還沒吧?」「現在談這個還太早吧?」

 

性教育因為冠上了一個「性」字,亞洲父母容易下意識地認為這是件過於私密的事,公開討論是一大禁忌,因此避之唯恐不及!即便,討論對象是自己因為「性」才生下的兒女。

 

那麼,今天,讓我們不談「性」教育,談談「身體」教育。

 

因為,性教育的第一步,同時也是貫穿整個教育的中心思想,正是「身體」!

 

認識自己的身體,認識身體是「自己的」。性不性?孩子會懂。

 

文章標籤

二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同文發表于良醫健康網:「這樣給藥,是在殺死病人!」在澳洲,醫護地位是平等的...醫師開的藥,護理師有權力拒給

瑞秋從病房裡走出來,大步跺到護理站,把藥單往桌上一扔,宣布:「我不給藥了!他根本不需要這麼頻繁地用這些藥!我根本是在殺死他!」

 

A先生,肝癌末期,神智已經不清,偶爾醒來時也是非常的躁動不安。醫生因此開立每隔幾個鐘頭就注射一次的止痛藥和鎮靜劑。但是這些日子來,A先生的病情每況愈下,已經不再清醒過來了,一直、一直只是沈沈地睡著。

 

單位的護理人員催促了主治醫生好幾次,希望能重新評估止痛藥與鎮靜劑的劑量和頻率,始終沒有得到回應。我們開始有點擔心。每次注射時也難掩泛起的罪惡感。照這樣高劑量和高頻率的注射下去,藥物會比疾病更快殺死A先生!沒錯,A先生是解脫了,幾乎是變相的安樂死。

 

但是,安樂死在澳洲,並不合法。

 

我們單位是血液腫瘤科病房(Oncology and Haematalogy),兼安寧照護(Palliative Care),聽起來就是個很令人憂鬱的地方吧…。單位的人力流動率也的確很高,雖然每年都有熱情滿滿的新血加入,但是很多人最終都在承受不了總是面對失去病人、卻又無能為力的悲傷中黯然退出。

文章標籤

二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