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191.jpg

 

某天下午,照慣例先帶安妮去上跳舞課,接著帶一哥去上柔術課(Juijitsu),沿著大馬路走過去,只相隔兩個路口。

所謂大馬路,是像忠孝東路那樣繁忙,兩邊都三線道的真正大・馬・路!

 

沿路都是店家,我們邊走邊看,經過一家賣盤子和一些其它雜貨的店時,我被櫥窗裡色彩繽紛的盤子吸引住了,放慢腳步心裡盤算著或許可以買哪個盤子做什麼用途。 兒子也湊上去用他的手和衣服(全身的衣服)擦櫥窗。

是大・馬・路喔!媽媽的台灣魂忍不住上身,正想說:「那個玻璃很髒你不要去陸!」

話還沒說出口就看見店老闆大叔站在裡面用很不禮貌的表情看著我們,嘴裡還在念什麼。

那個表情很不對勁,我就也回了一個「是怎樣?」的臉。

他打開門很不客氣地說:「你要付清潔玻璃的錢嗎?」

 

哇哩勒!這麼大的馬路這麼多灰塵,你的玻璃是能有多乾淨!我兒子又不是去舔玻璃,他基本上是在幫你擦玻璃耶!

 

在澳洲這麼多年,雖然不能停止人家欺負我(們),但是多少學會不要被欺負了還惦惦。

當然,罵人就失去格調了,我手一攤,大聲的,帶著你有沒有搞錯啊的笑容,回他:

“It's a window by a busy road! It gets dirty, it gets dirty! 」”(這大馬路邊的櫥窗阿!本來就會髒,啊髒了就髒了啊!)

大叔就關門進去了。

 

兒子開始上課後我跟其他的澳洲媽媽說起這件事,她們簡直不可置信!

其實安妮小時候我們也遇過一次類似的經驗,也在同一區,因此我忍不住問澳洲媽媽:

「這不是第一次發生了,我真的忍不住想,是我的問題嗎?」

澳洲媽媽們笑翻了!

「才沒有!我從來沒有聽過這種摸櫥窗的故事!誰會去在乎櫥窗阿?笑死我了,你一定覺得澳洲是不是有一個法律規定不可以摸櫥窗,而你不知道!」

「是啊!有沒有?」

「廢話,當然沒有!」

「我是說,如果我的孩子是去舔、或是用擦過鼻涕擦過髒嘴的手去抹窗戶,我絕對阻止他,我不但會鄭重道歉還會主動擦乾淨,但是他只是用衣服去擦窗戶,還有手輕輕摸上去而已,這樣觸犯到澳洲文化了嗎?」

澳洲媽媽們覺得我瘋了。

「胡說八道!哪個小孩不去摸櫥窗!」

「就是啊,再說那個是馬路邊的櫥窗耶,有差嗎?」

「我不懂這些人怎麼會這樣?他們明知道這樣對待人家,人家就不會給他生意,他們為什麼還會這樣做?」

 

「好吧大概他們看我一副就是:這個女人沒錢來我這裡消費,沒差!」只能這樣自我解嘲...

 

澳洲媽媽們安慰我:「你現在一定看到孩子摸窗戶就緊張得要命了!」

 

「是啊...不然下次約你們一起去摸摸看...」

***

很多人問我:澳洲有沒有歧視?歧視嚴不嚴重?

歧視,discrmination, racist 在澳洲是個很嚴重的指責,一般人不會輕易用這幾個字去評論。

那就代表澳洲很開放嗎?

政策是這麼預防、社會普遍是這麼期待的,但是之所以如此重視,正是因為歧視一直以來都存在、都是問題。

歧視哪裡都有,種族、文化、膚色、語言、身份、階級... 都可以是歧視的理由。

歧視是藏在人性深處的比較心理,很難杜絕。

我有沒有受到過類似「歧視」的不公平對待?當然有! 讀書、工作、生活、孩子,都有。

但是同樣的,我也得到很多溫暖,學到很多應對的方法。從一開始傻傻的被欺負了都不知道,到明知不公平卻不會、不懂得如何爭取,到學會據理力爭、表達自己的不滿和想法、捍衛自己的權益。

一路上我給我最多幫助的,也是澳洲本地人

然而,在指責人家歧視之前,我學到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入境隨俗」。

對移民者來說,保有自己的原生文化和習俗絕對無可厚非,但是既然在不同的國家生活,就得尊重並遵循當地的法律和規則,如果還是沿襲在之前居住國家的習慣和作風,也難怪惹人不喜歡。

好比說,澳洲文化接受你把房子蓋成地中海式、中國庭園式、日本禪院式,但若是違章搭建,那就不行、就會被討厭。喜歡說自己的母語、慶祝自己文化的節慶,澳洲人很歡迎,甚至共襄盛舉,但是在公園或路邊便溺或亂丟垃圾,那就不行、就會被討厭。

歧視可以被無限放大,也可以一笑置之。反求諸己,是我覺得最受用的想法。

反求諸己絕對不是指什麼都怪自己!

而是先看看自己是不是有觸犯到法律、規則和當地文化的地方,如果有,表示人家討厭的不是這個人,而是這樣的行為。當然,不知者不罪,既然知道了,那就做些調整。

如果沒有,純粹就是對方個人喜好,那不好意思,這屬於他的人生缺陷,我們幫不上忙,不需要讓別人的問題成為我們的負擔,let it go就好~ 真的不用太在意。

有時候因為居住在不同的國家,會特別的敏感,我覺得倒也不需要,歧視走到哪裡都有,在自己的國家也有,常常只是機率和機運的問題。

的確,有些人、有些地方、有些機構是惡名昭彰的不友善,那也只好能避就避,不能避就學著let it go, 當作人生的修煉。別人已經來跟自己為難了,別再自己和自己過不去!

為什麼放這張照片?

捏麵人大師看到一哥喜歡的不得了,特地把他叫去,親手做了一隻很厲害七彩尾巴的鳥給他!還不停稱讚男孩好男孩將來有出息。

我非常感謝他給孩子這麼意義非凡的體驗!

但是安妮在旁邊又哇又贊但的,爺爺卻沒看她一眼,也沒跟她說一句話。

孩子不覺得,但是在對話中我隱約可以感覺到一些什麼。

我們身邊無時發生的,重男輕女,算不算是一種歧視?要不要上綱上線?

 

, , , ,
創作者介紹

二花小姐

二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