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是知名科技公司的高階電腦工程師,但是他不是一般人印象中的宅男IT, 他熱愛運動,夏天衝浪、冬天滑雪,還是業餘的英式足球球員。有個美麗的太太,再過幾個月,家裡就會再添兩個新成員!

就快是一對雙胞胎的父親了,安迪笑起來還是個大男孩的樣子。

只是,那燦爛稚氣的笑容,只能從牆上貼滿的照片裡尋端倪了。

現在蜷縮在病床上的安迪,眼睛總是半睜半閉的,口水不停從嘴角滴出來,不記得笑,也不認得人了。

滿頭金亮的頭髮早因為開顱手術剃得精光,偶爾張開的眼睛裡空茫一片,原本清澈的藍眼睛現在只是一灘混濁的湖水。

茱蒂,安迪的妻子,每天早班交班出來都可以看見她已經在病房裡忙進忙出,給安迪洗臉、擦身,耐心地給安迪餵點簡單的食物。

這幾個禮拜來茱蒂的肚子大很快,像吹氣球似的,彎身給安迪倒尿袋時明顯地越來越吃力。跟她過好多次,這些事情我們都可以代勞,但她還是堅持親力親為。

安迪的腦部腫瘤既凶悍又狡猾,仗著年輕力壯,開了好幾次刀,腫瘤沒能清除,人已經給折磨的不成形了,大家心裡都有數,大概就是這樣了。現在只希望安迪能撐到孩子出世,至少孩子未來還有與父親的合照可留念。

 

安迪的主治醫師是腫瘤科出名的鷹派,大概也出於不甘心這麼個意氣風發的年輕生命在他眼前一點一點流失,招數盡出硬是要把他留下,在這個時候,又提出了化學治療。之後幾天,茱蒂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局面,她不必是醫學專家也看得出來,安迪已經油盡燈枯了,這時候強效的化療能帶來的奇蹟實在有限,但是另一方面她又希望盡可能地延續安迪的生命,畢竟孩子能和父親相處的時間,多一點、是一點。於是她點頭了。

 

強效化療一打,原本就很虛弱的安迪根本承受不住,腫瘤縮小了,人也摧毀的了。本來就很少清醒的安迪現在更是陷入沈睡,偶爾張開眼發出有氣無力的呻吟。化療藥物施打的期間,病人的體液都會有未代謝完的化療藥品,會因為直接接觸或口鼻吸入藥品而對健康人體產生傷害,也有導致懷孕婦女出現畸胎的危險,因此在處理病人體液時都需要佩戴特殊的口罩、手套和穿著防護衣。因為護理人員需要每天長時間接觸大量病患,長期下來累積在體內的藥物不容小覷,通常單位會儘量避免讓懷孕的護理人員照顧正在施打化療的病患。我們也勸茱蒂不要再為安迪擦身、按摩、倒尿袋,不要拿寶寶和自己的健康當賭注。但是大腹便便的茱蒂仍然堅持做下去,堅毅的表情裡,透露著她對安迪每下愈況的病情越來越不樂觀的恐懼。

 

安迪陷入沉沉的睡眠,各種器官衰竭的症狀接連出現,主治醫生不得不宣布戰敗。在與各路親朋好友商量下,茱蒂決定提前剖腹產,既然安迪等不了了,那就早點把孩子接到這個世上,見他們的父親最後一面。

 

雙胞胎在懷孕的過程中原本風險就比較高,更因為兩個擠一間,資源不夠分配,通常不到足月就會出生,出生後也比較容易產生併發症。現在還要提早剖腹,當中的風險可想而知。婦產科醫師當然也不認同這個決定。

 

這天白班的同事交班時說一整天都沒看到茱蒂,有點擔心。到了傍晚茱蒂出現了,身上穿的是醫院的病人服,手上掛了住院病人的手環,茱蒂說,手術安排在三天後。原本迎接新生命是歡天喜地的,茱蒂卻沒有一點興奮和期待,她眉頭深鎖,轉身又去幫安迪按摩了。

 

剖腹手術當天上午,安迪的病情突然直直落,連番急救都無效,茱蒂在病房裡看我們急救,緊咬著下唇只是掉眼淚,最後她終於說:「算了,算了,我想安迪決定要放下了。」

 

所有急救人員默默收拾器材,離開病房,留下茱蒂最後一次握安迪的手,對他說話。其他的家屬趕到病房時,茱蒂默默退了出來。聽著病房裡其他人的哭聲,茱蒂疲憊地靠在走廊的欄杆上,雙手捧著肚子,露出我們從來沒見過的放鬆表情,溫柔的說:「You are safe now, babe, you are safe….」

, , , , , ,
創作者介紹

二花小姐

二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