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貝,前幾天晚餐時妳興高采烈的拿了個用緞帶綁著的墜子給媽咪看。

墜子是非常別緻的心型,而且是很美麗的玫瑰金,墜子背面用優雅的字型寫了Bronze, 正面寫了Mary Kay。真的是個很漂亮、很別緻的墜子!

但是媽媽知道那不是屬於我們家的東西,所以還是要問,

「這是哪裡來的呢?」

妳先是說,「是Miss Kennedy送我的,她用這個緞帶幫我綁起來送給我!」


學校老師怎麼會無緣無故送孩子禮物?還是個這樣特別的禮物?而且,看上面的刻字,似乎是某個女孩的名字,又似乎是個小小個獎牌,媽媽的心裡有點底了。

「Miss Kennedy怎麼會送妳禮物呢?」

「因為Miss Kennedy說我很棒是個good little helper!(好幫手)」


但是,這些事情通常只是一個小獎卡,或是小貼紙,老師出手這麼大方恐怕薪水難以負荷吧……

「那,這個緞帶是Miss Kennedy給妳的?還是這個墜子是Miss Kennedy給妳的?」

「沒有啦,這個是我自己的我剛剛自己綁起來,自己made a knot (打結)」

「哇,那妳打了個很漂亮的結,很棒阿!」我知道,指出錯誤之處很重要,但是稱讚妳的好同樣重要。

「那這個墜子呢?」「是…撿到的嗎?」

「恩…」妳開始猶豫了,但還是堅持,「不是,是Andy給我的!」

「Andy是男生呢,上面寫著Mary Kay,看起來是屬於一個女生的耶,Andy給妳的,那這個是Andy的東西嗎?」

「沒有啦,這是沒有人的!」事實呼之欲出。

「妳怎麼知道這是沒有人的?在地上撿到的不代表這是沒有人的,是某個人掉了阿!」

「不是!」妳有點氣惱了。

妳還是堅持妳沒有看到那個人就表示沒有這個人!

整件事到這裡進入了一個鬼打牆的旋渦,媽媽也不知道怎麼跟小小的妳解釋:妳不知道那個人是誰並不代表這個人不存在,東西的主人不在這個東西的身邊,我們也不能證明它沒有主人…

(當然當然,我們也不能證明它有,謝天謝地妳的思路還沒進化到這個階段!)

媽媽看出妳的不甘和害怕失去的心情,我不希望在妳的心裡烙下「告訴媽媽東西就會被拿走」的印象。我知道,如果妳不是自己想通了,願意把東西交出去,下次,妳就會偷偷把東西收起來,不會再想跟媽媽分享妳撿到漂亮東西的喜悅。

媽媽真的很感激,也很享受妳這樣興沖沖地來跟我分享妳生活裡的小幸運!我知道,妳想把妳心愛的東西和這份覺得自己好幸運的心情和媽媽分享!妳期待的是媽媽跟妳一起讚美這個東西,分享妳的喜悅,這樣就好。

但是寶貝,對不起,媽媽也希望可以「這樣就好」。

只是,為妳建立正確的價值觀,真的,不能「這樣就好」。


妳記得嗎?有一回,我們一起去商場逛街,回家前還去玩具店繞了一圈,就在要走出商場大門時媽媽忽然發現妳原本一直背在身上的史迪奇包包不見了!那個包包是四阿姨在台灣的夾娃娃機裡夾來送給妳的,妳有時把它當玩偶抱,有時揹出門,寶貝得不得了!

我們先回美食街找了一趟,沒有找著,妳已經急得快哭了。正要放棄時媽媽突然想到,剛剛在玩具店時看見一個小男孩背了ㄧ個跟妳一模一樣的史迪奇包包,當時媽媽還叫妳看,怎麼這麼巧竟然有人跟妳背一樣的包包!同時媽媽的心裡還想著,妳的包包是台灣的娃娃機抓來的,竟然在澳洲發現同樣的包包,真的是太巧了!現在才恍然大悟,那個該不會根本就是妳的包包吧?!於是我們折回玩具店,經過這麼些時間了,不知道那孩子還在不在那兒?

妳又急又傷心得跟媽媽說,「我的眼淚快掉出來了!」

媽媽則是一路在盤算,就算找到了那男孩,我該怎麼開口問人家:那個包包是不是不是你的???

還好那個小男孩還在店裡,直接去接觸孩子是不禮貌的,所以媽媽硬著頭皮很不好意思的去問不遠處小男孩的奶奶,幸好奶奶ㄧ開口就乾脆的說:「那不是我們的,不知道孩子甚麼時候撿了背在身上,以為是店裡的!」

奶奶立刻要那個孩子還給我們,更幸好,小男孩也沒哭沒鬧,大方地歸還了!

當時,這血淋淋擺在眼前的教訓,給了媽媽機會再教妳一次要把自己的東西照顧好,不然下場就是傷心難過;同時,媽媽也希望妳記住那份著急難過的心情,下次我們要是撿到東西,一定不能占為己有,讓東西的主人傷心難過,妳說妳記住了。


今天媽媽又把這件事再說了一次,希望妳回想當時遺失東西時焦急的心情,希望妳也能想像這個項鏈墜子的小主人此時此刻一定也跟當時的妳一樣傷心、難過。

妳垂下頭把玩著手裡的墜子,媽媽再次輕聲的問妳:

「所以我們把撿到的東西還回去,好嗎?」

「可是我不知道這是誰的阿!」 

「妳上次學校的communication bag(通知單袋子)不見,Oscar帶你去哪裡找?」媽媽不知道妳是捨不得,還是不了解,所以這麼問。

「一個box。」

「 Lost and found property box 失物招領箱,是嗎?所有撿到的東西都會被放在那裡,丟了東西的人就可以去那裡找,對嗎?」

妳點點頭,但依然沒有抬起頭來。

「這就是為什麼學校要有失物招領箱,這樣一來,無論誰丟了東西都可以很安心地知道,撿到的人一定會拿去放在那裡,或是交給辦公室小姐。」

媽咪試著讓妳覺得妳是在做一件對的事,而不是因為媽媽勉強妳而不得不做。媽咪等妳做出對的決定。

這已經是好多年前的事了,那年安妮不過5歲,這年紀的孩子,金錢觀和物品的歸屬性(procession)其實還在建立的階段,對於「你的」、「我的」、「別人的」,還沒有完整的概念,在年幼的孩子心裡,這個世界其實是:「喜歡就是我的」!而貴不貴重?只要她們喜歡的都是最貴重的呀!

但是,還沒有概念不代表父母就不用教。很多人說:「孩子還小,長大就懂了。」如果沒有人教,孩子永遠都不會懂!孩子「還小」,不應該是不教的理由,反而是「趁小教」最好的契機!

孩子「還小」,不是先跳過不教,而是可以調整教的方法、說理的內容還有獎勵的機制。


這次的事件,我相信安妮最後有設身處地的揣摩對方的感受,因為她說:「媽媽,那我要是放在失物招領箱裡,別的小朋友看到了跟我一樣很喜歡拿走了怎麼辦?不然我們拿給office lady好了。」於是我帶著她一起把東西交給辦公室的小姐。

辦公室的小姐與孩子打交道也是經驗老道的!大大的誇獎了安妮一番,別人誇獎跟媽媽誇獎相比可又是另一番光景,這份榮譽心寫在孩子發光的笑臉上。

當時我考慮到孩子的年紀與心智發展,我不希望孩子覺得是「勉強犧牲了自己而去做一件對的事」,所以為了獎勵她做了對的事,媽媽送她一個小禮物!我們一起到小店裡,挑選一條她喜歡的項鍊!


如果,這條項鍊終將承載記憶,我希望她是:那年,我學到正確的觀念、做了對的事,而且,媽媽懂我。


創作者介紹

二花小姐

二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