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病人突然出現疑似敗血症的徵象,於是把值班醫生給摳了來。

 

不是很熟悉腫瘤科的值班醫生,轉向資深護理師詢問我們科處理疑似拜血症的流程是什麼,執行完該做的檢查項目後,開始聯絡總醫師報告病情。

 

那時護理站的椅子全讓我們給坐了,他老兄就這樣蹲跪著打起電話來。看著這個背影,突然感觸良多…。

 

記得當年是實習護生的時候,每天回到家最辛苦的,不是工作,而是站了一天的雙腳… …好酸!

 

只是實習護生而已,有沒有這麼忙?

 

當然沒有!但是護理站人馬雜沓,椅子就那麼區區幾個,除了書記有自己永遠的寶座外,其他的椅子當然是醫生坐、學姊坐、導師坐……,哪裡輪得到護生坐啊?!一天8小時扎扎實實站下來,那一整個是…酸哪~!

 

等我開始在澳洲實習,看著護理站的空椅子依然心有畏懼不敢坐,反而是單位的護理師一直叫我:「坐啊!妳坐啊!有椅子就快坐啊!等下人都來了你就沒位子坐了!」

 

以前在台灣當學生的時候,要是萬幸護理站沒什麼人,屁股偷沾一下椅子,一旦大隊人馬收工回來,就要趕快站起來讓座!

 

現在,我不管讓給誰坐都沒人要坐,他們寧可坐在桌上或蹲在地上。有時我站著,來了個醫生想坐我旁邊的椅子,還先請問我有沒有要坐?他可不可以坐?更激進一點的還硬要把他的位子讓給我坐,說他到哪裡都坐著,不像護理師一直疲於奔命這麼辛苦,請坐請坐!

 

等我成了「學姊」,有時來實習的護生簡直是人海戰術;每次我忙完一大圈氣喘吁吁的回到護理站,或是抱著一大疊病歷準備要寫記錄,放眼整個護理站坐滿好整以暇在看病歷、查資料、聊天的護生,從來也沒有一個人覺得自己應該要站起來讓「學姊」坐…。

 

澳洲沒有所謂的學姐(長)妹(弟)制,醫療團隊之間也是互相平等,大家都站在同一條陣線上,互相支援、互相幫忙,也互相取暖;尤其澳洲有很多青年轉業、中年轉業、甚至老年轉業的人,光是看外表的年紀其實分不出年資,也算是「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

 

我很喜歡這樣的工作氛圍。互相尊重,不是喊喊口號而已,而是打從心裡覺得這就跟上廁所要先脫褲子一樣是再自然也不過的事(這算是什麼比喻…)。

 

我們的工作已經處處充滿壓力,但願我們互相不是彼此的壓力!

 

PS. 當然啦,雖然我們以沒良心著稱,我也是有先去嚕一張椅子來給他坐,才開始以上感觸的…。

(原文發表於良醫健康網:https://health.businessweekly.com.tw/AArticle.aspx?id=ARTL000086681)

***************************************************************************

關心更多我在澳洲當RN、帶學生、過日子的生活大小事,歡迎加入「二花小姐」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woflowersydney

 

 

    二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