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忙著的一個新項目來自之前跟我學中文的外科專科醫生。
為他的網站和手術影片做翻譯。

50不到,最大的孩子已經快30歲了,總共4個孩子。
他對生活的態度讓我非常的驚訝!感覺沒有什麼難得倒他,事情來了,就解決它。沒事也要找點事來做,但是,一位腸胃外科的專科醫生耶!他真的會沒事做嗎?
他有7間診所,在6個不同的醫院開刀,還要去小島義診開刀,我光聽都去掉半條命了。
他偏偏還有時間跟我學中文!!!!
他不是ABC、完全沒有基礎,就是一個道道地地的澳洲白人。

我問他,你怎麼會想學中文?

他跟我說,現在雪梨說中文的人口增加的太快、太多了,就算不能學成流利的對話,只要學會一點點口語,讓他說中文的病人對他印象深刻,覺得他很用心,就值得了!

他還因此特地請了會說中文的、黑頭髮黃皮膚的櫃檯小姐和秘書。

為了搶這個市場的大餅,不奇怪。

讓我覺得耐人尋味的是,另一位跟我學中文的外科醫生。

青年才俊,典型的優秀ABC,華人第二代。會說簡單的廣東話,但是小時候沒乖乖學普通話,現在需要學醫學術語和加強對話能力。當然,也是為了這塊市場上的大餅。

但是很多時候他不願意讓人家知道他會說中文。網站上只放英文,後來勉強加上了中文,也是姑狗翻譯那種,完全文不達意,連自己的名字都翻譯錯了。但是他不在乎。

連櫃檯小姐請得都是清一色澳洲白人。為什麼?
「因為我不想讓人家覺得我的診所很亞洲人!」他說。

在國外生活越久,越發現最不願意承認自己文化和背景的,常常是自己人,或者說,是自己。反而是我們說的歪國人,對別人的文化有許多熱情和嚮往。

雖然我想過很多種可能的解釋,但是我不願猜測也不想妄下定論。只是今天想起來,覺得兩個對比的例子非常耐人尋味,想跟你們分享~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跟二花一樣的感覺?

補充說明:我覺得非常耐人尋味的是這兩個例子的對比。
說到自己人,在國外生活和工作時受到的不公平對待,是令我感慨的地方。因為我對自己的文化非常的驕傲,且熱愛!
純粹想跟你們分享~

我自己最近也很矛盾但跟文化無關跟我有點失去自己的方向有關

創作者介紹

二花小姐

二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