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親是位非常、非常偉大的女性。

我從來不介紹她為我的繼母,
因為在我心裡,她從來就不是。

雖然我和妹妹與她沒有直接的血緣關係,
也不是從小與她相處,
但是她待我們如同親生,比親生還親。

我在最叛逆的年紀進入她的家庭,
若不是她的包容與不計回報的付出,
我不會有現在的順遂。
*
她不只照顧我的生活,
她的樂觀與無厘頭,
無形地導正了我的悲觀與倔強。

如果我懂得一點點的豁達、
學會一點點的不計較、
能對不順心的事一笑置之,
都是因為她。

我的媽媽正是影片中的大馬華僑。
她的語言始終是我們家最歡樂的話題!

第一次在熱乎乎的廚房被她叫「跑開」而不是「走開」的時候我笑歪了!
安全帽的規定上路,她問我要「鐵帽」時我笑到趴,
我爸還在旁邊冷笑說那是未開化民族的名詞 (好壞!)

到現在都還在說要我幫她手機「掐死」一下(Charge=充電)
每次我講電話她就說我「侯水多過茶」(口水多過茶=搞為、長舌)

最好的母親,就是孩子想到她就會微笑!

 

, , , , ,
創作者介紹

二花小姐

二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