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美國總統歐巴馬先生乘上專用直升機前忘了向登機口軍官回禮的影片又在網路上流傳一次。

邊走路邊專心思索一件事而對周遭環境走神的經驗很多人都有,貴為美國總統要思量的事應該也著實不少。

影片裡可以看到歐先生走進機門後另外有位軍官也向他行了禮,基於機艙空間有限,這位軍官應該就站在總統面前,想見不到也難。總統反射的回禮後顯然是想起:啊!下面照慣例一定還有一位在行禮的小夥子!

於是原路折返尋找那位軍官。看不出來背對鏡頭的歐先生說了什麼,但可以猜測應該是表達了歉意,拍了軍官的肩,也握了手。

 

為什麼這個影片竟然會造成這麼大的迴響?

大家的重點是放在歐先生「有禮貌」?還是放在「有禮貌的是美國總統」?

 

不小心沒看到人家跟你打招呼,發現後趕緊道歉,這是再應該不過的事,相信大多數的人都會這樣做,也都有過這樣的經驗。既然這不是什麼了不起的舉止,那又有什麼值得我們嘩然的呢?

大家比較沒有注意到的,是歐先生在下樓梯走向那位軍官的同時,還回頭快速地對飛行員打了個手勢說了什麼,依手勢及嘴形看來,他說的應該是:「sorry!」

為什麼還要特地向飛行員致意?

人家已經準備要起飛了,你又走下去耽擱時間,打個招呼不應該嗎?

可見得,歐先生的禮貌不是做給記者朋友和現場觀眾看的,對每個人都該有的尊重與禮貌,已經成為他的「內建程式」,是出於本能的反射動作。

即便是貴為美國總統,每天有數不清的人在等候他發號施令,「請、謝謝、對不起」也沒有遺忘在分秒必爭的忙碌中。

 

那麼,這樣的禮貌是怎麼養成的?

 

以台灣記者的訪問風格,很有可能會把麥克風嘟到總統面前:「請問總統:你為什麼要回來跟軍官道歉?」

這種問題要是問出來,總統本人跟全國觀眾可能都會回答:「這不是做人最基本的禮貌嗎?你有事嗎?」

禮貌,本應是一種生活教育,不該因為身份、地位、時間、空間的不同而有所改變,更不應該因為「對象」而有差別待遇。

 

這讓我想到這幾年在澳洲的生活經驗。

基於成本及環保的考量,我和孩子出門儘量搭乘大眾運輸工具,其中又以搭乘公車最多。多年來觀察每個上車的乘客下來(閑得慌啊我!),我得到一個粗略的統計:

大部份的人上車無論刷票還是買票(是的,雪梨大部份的公車路線司機是有個自己的小收銀機在賣票的,很忙),經過司機時都會說聲「Thank you!」司機也會回禮。

那些上車沒有說「Thank you」,把司機當成隱形人連看都沒有看一眼的通常是兩種人:

一、年輕人  

二、亞洲人(說亞洲人是因為都是黃皮膚,不能一口咬定是哪個文化背景的人)

 

年輕人,大家可以想像,我們都年輕過,那段目中無人的自戀狂日子我們都經歷過。 輕人不屬於男人、女人、大人、小人、圈圈國人、叉叉國人,他們是一種自成一「種」人(界、門、綱、目、科、屬、種,的「種」), 這種生物的眼裡看不到別人,當然也不用期望他們會多有禮貌。 差別在於一旦這「種」生物破繭而出,會蛻變成什麼樣的「人」,就端看他變「種」前的生活養成了!

 

再來我們說到:亞洲「人」

為什麼10個亞洲人9個不會跟司機說聲"Thank you!" 呢?

 

一個可能原因,東方人普遍比較含蓄,不擅長表達情緒,尤其在公共場合,對象又是陌生人。所以總是低著頭迅速上車、默默地坐下(或站著,隨便你)。頂多頂多,擠出一抹若有似無的微笑!

 

另一個原因、他們覺得司機不是什麼高尚、值得尊敬的行業,沒有必要跟司機說對不起,我付錢他開車,應該的!

所以他們面無表情,甚至有點臭臉的登車,昂頭走向座位。

聽起來有點殘忍,但現實就是這麼殘酷。我身為亞洲人,是白人眼中的「黃種人」,我絕不歧視自己的種族,也先別說我偏激,看看台灣現在從服務業到醫護專業所面臨的奧客窘境!我們不能再當把頭埋在沙裡的鴕鳥。

或許有人會說我的取樣不正確,亞洲移民相比之下總是少數,那麼那些移民第二代甚至第三代的亞洲面孔難道沒有受到本地文化的熏陶而改變嗎?

是的,文化可以熏陶,但是習慣卻難扭轉。生活教育的根基在家庭,不會向司機道謝父母,本身已經失去了身教,當然也不會灌輸尊重及感謝的觀念給孩子。即使是從小在西方文化裡長大、受教育的孩子,他的一舉一動難免還是受到本源家庭的影響。

 

現在的教養風氣推廣西方教育方式,鼓勵父母少對孩子說:你不乖、你不聽話、不要這樣、不可以那樣。

但是卻從鮮少有人提起,西方的父母絕對會嚴肅地告誡孩子:That's rude. 

That's rude. 短短兩個字,在西方社會裡卻是非常嚴厲的指責!

西方人可以接受孩子無「理」,但是絕對不可以無「禮」(rude)。孩子還在學習情緒控制、情感表達以及社交技巧,偶爾的失控是可以諒解的。但是有「沒有禮貌」,直接反應出的是家教、人格、以及生活態度。

我的兩個孩子從小在澳洲長大,都是不滿2歲就開始一周去兩天幼兒園玩,為了堅持孩子的母語教學,孩子們在去幼兒園前都只會說國語。上了幼兒園,我驚訝的發現, 從牙牙學語開始,我們的孩子回答的是:「好」、「不好」、「要」、「不要」,澳洲孩子學的是: “Yes, please.”  ”No, thank you." 

人家說的話沒聽懂,我們的孩子說:「你說什麼?」,澳洲孩子說 “Sorry?" "Pardon?" 

有事要跟媽媽說,我們的孩子說:「媽媽,我....」,澳洲孩子說: ”Excuse me, mommy, ....“

這就是生活教育,我相信,這也是為什麼歐巴馬先生的禮貌出自於反射。

 

亞洲的父母要求孩子成績要好、儀表要體面,學問要多、成就要高,但是卻越來越忽略潛移默化的生活教育。反而認為學歷、身份、地位或是銀行的存款才是「人」的定義。

「請、謝謝、對不起」漸漸變得只存在於課本、教育章節、國民生活須知裡,人與人之間的尊重越來越薄,薄到幾乎感覺不到它的存在....

失去互相尊重、對小事抱持感謝的心情、總以為自己高人一等的人,快樂嗎?

這就是我們要孩子長成的人嗎?

誠實地問問自己,當一位被稱為「人生勝利組」的人用他的沒禮貌傷害了你的感覺時,你會因為對方是人生勝利組就覺得他應該得到赦免嗎?還是你也會不屑的說:讀這麼多書、這麼有錢,還這麼沒禮貌?

再看看這段不停被轉載的影片,真正的定義了歐巴馬先生的這個「人」的,是他的總統身份?還是他的行為舉止?

而我們,又期待自己的孩子將來被如何定義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二花小姐

二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