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個禮拜即將接近尾聲時,若曦的訓練師打來電話,說她過幾天要到總公司開會,結束之後順便過來接若曦,這下…孩子又要大哭一場了…(轉頭偷笑)

 

到了約定那天,我等呀等等呀等,望穿秋水總算盼到訓練師按門鈴,若曦一看到訓練師立刻衝上去又撲又舔,親熱得好像她才是那個每天餵她吃幫她撿屎刷毛的人(咬牙)

 

不過看倌要是記得若曦畢業典禮上的表演秀,就可以理解為什麼若曦這麼愛她的訓練師!訓練師在她的眼裡根本就是“只要出現就是有東西可以吃”的人兒呀!就像孩子都愛外面的阿姨(?)(爸爸表示無辜),因為阿姨只要負責對他們好,有吃有喝有玩,但是媽媽會兇會念會罵人…(媽媽怨氣飄散中)

 

又講到哪裡去了啦…

 

我問訓練師,所以她要開始工作了嗎?

 

訓練師突然露出複雜的表情。

 

「其實…今天的會議拖了這麼久正是因為若曦…」

 

蝦毀?這不正是老師來家庭訪問時家長最怕聽到的話嗎?

 

「若曦真的非常棒,很聰明、個性又好,訓練得也非常好,這屆畢業生裡面是頂尖的…」

 

「但是…」

 

還有但是?

 

「但是…她的拉屎習慣…」

 

「根據這幾個星期你幫我們做的記錄,若曦的拉屎習慣的確很不固定也很難預測…」

 

「會不會…會不會是因為她突然換環境所以有點不習慣?」我還試圖幫她解釋哩!

 

「應該不是,因為她在協會訓練時也是這樣,妳的記錄跟我們之前的記錄完全符合,這不是寄養家庭的錯,Brett有提到若曦一開始就有這樣的問題,也用了很多方法看能不能改變,但是真的有的狗狗就是這樣,跟人一樣,大便時間不固定,有時突然緊張、興奮或運動了一下就會想上廁所,這是天生的身體機制,很難克服的。」

 

訓練師繼續說,

 

「我們之前也有不少導盲犬是這樣,所以他們在執勤前要套一個屎袋poo bag在屁股上,這樣可以接住她們執勤中拉出來的大便…」

 

噢!有看過有看過!那時候我們還想說那是什麼東西哩!

 

「但是那個對狗狗來說是很不舒服的,實在是不得不出此下策。但是…」

 

還但是?

 

「但是很幸運的,我們現在沒有很長的排隊名單在等導盲犬,所以我們可以很奢侈的讓若曦不要這麼辛苦…」

 

那是什麼意思?

 

「她可以不要工作,成為寵物狗,妳們願意領養她嗎?」

 

我…我…我這輩子還沒說過我願意這三個字,妳現在問我這個?

 

訓練師看出我的猶豫,急忙搖手說,

 

「沒關係,沒關係!我知道這是一個大的決定,妳們也已經準備好迎接下一隻導盲犬寶寶了,突然要改變計劃的確不容易!妳們開個家庭會議好好討論之後再告訴我,千萬不要有壓力!協會有很多家庭報名要領養退役或是因為各種原因沒能成為導盲犬的狗狗,所以不用擔心不收養她她會沒地方去!」

 

「那…那妳要我把若曦今天帶走,還是留下來等妳們做最後的決定後再看要不要我們派人來帶她?」

 

那…那…反正她現在回去也是在協會的狗圈殺時間,就…就再留下吧…。

***************

 

下午孩子下課老公下班回來,發現若曦還在,都問我:

 

「她怎麼還在這邊?」

問得好,我也想知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二花小姐

二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