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流感,扎扎實實在床上躺了三個星期。真的只能躺著,頭無時無刻痛到快炸開,不要說翻身了,連抬手的力氣都沒有。平常病了打發臥床時間愛聽的音樂和相聲,現在連聽覺都受不了。

我在醫院工作那麼多年,從沒打過流感疫苗,流感也沒上過身。今年從臨床辭職,不用貼身照顧病人了,居然讓我得到流感?!難怪說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澳洲醫生不管感冒,醫生是不用去看的。一個星期過去,咳到肺快彈出來了,加上高燒不退,害怕是肺炎,夜裡總算請醫生來看了一次。醫生說,沒事,這波流感很強,你大概至少還要躺兩個星期,就普拿疼和消炎藥每兩個鐘頭交替著吃吧。

我照做了,頭痛果然好轉,隔天晚上就勉強起床煮晚餐餵食一家子,但是自己什麼也吃不下,頻繁的止痛藥讓胃受不了,只好停藥。然後一躺下就又起不來了。

澳洲這波流感來勢洶洶,好多老人和小孩因為不敵病魔而過世。我年輕力壯都覺得死過一回了啊!

等我好起來,有天坐在餐桌上,先生說:「妳前幾個星期病得好可怕!」我以為他要安慰我,不知他接著問:「妳那時有在想遺言嗎?

我差點把湯澆在他頭上。

開玩笑的。

我其實還真的有在想。

但我想的不是遺言。而是,家裡的東西都是我收的,大小雜事都是我安排的,如果我真的這樣就掛掉了,他們怎麼找得到東西?從Opal卡(類似台灣的悠遊卡)到電話、水電瓦斯、信用卡、政府帳號、學費繳款、線上訂購午餐和制服…...等等,帳號密碼全是我設定的,我要是現在掛掉,他們哪知道什麼東西放在哪裡?哪個帳號什麼密碼?可能連要處理我的後事得向學校請假的流程是什麼都不知道。

當時我在病床上連翻身的力氣都沒有,腦子裡反覆想著的就是這件事。

讓我好起來!等我好起來,我要把東西都整理列出一個清單,備用的棉被、枕頭、文具、資料夾,孩子每年的學校記錄、成績單、獎狀、獎牌,換季的被單、衣服,為了參加生日派對先買起來的備用禮物和包裝紙,學校project可能要用到的回收紙張、紙筒、瓶瓶罐罐,還有各個線上購物的帳號密碼,孩子校內校外活動和比賽註冊的帳號密碼,水電瓦斯繳費帳號密碼,孩子們才藝課繳費轉帳的帳號資料,報稅收據,家庭電影院哪片電影存在哪個硬碟……。

光用想的都已經是個大工程!

我越想越懊惱,我怎麼會像個慈禧太后獨攬大權,把這些事情都一手抓住,沒有讓其他家人參與呢?我要是現在突然駕崩,我這泱泱帝國可得怎麼辦呀?!

 

任何人缺席了,「家」依然能正常運作

媽媽嘛,總是想,自己做最簡單也最有效率,平時大人小孩都忙,每件事情每樣東西都要交代也太花時間了! 

但是,主事者獨攬大權的皇朝最終都沒能繼續下去。民主之所以長壽,正是因為各部門分工合作且各司其職啊!

我的目標是,如果我現在就掛掉,除了傷心難過還有處理我的後事外,你們的生活都能正常的繼續下去。

等我好起來,這些都要改變!雖說媽媽通常扮演決策的角色,但每一個家人都要開始培養自己判斷、處理和獨立生活的能力,任何人缺席了,每一個家人都可以隨時補上,讓「家」依然能正常運作

我不要你們在因為媽媽消失而找不到東西、不知道帳號密碼、不會操作家電的情況下思念起我而崩潰。只要你們在做著這些事時想起這些都曾是媽媽一手照料著的,懷念起媽媽的溫暖就好。

流淚是可以的,但是一邊擦眼淚,你們還是可以一邊繼續人生。你們知道我留下的是要你們可以獨立走好,不是無法度日。

了解這個家,是我能給我的家、我的家人,最好的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二花 的頭像
二花

二花小姐

二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